网站首页 > 商城 > 正文

《人民的名义》编剧:原本想让李达康腐败掉

2019-07-11 12:15:31来 源:南店六地网      评论:0 点击:2733

为获得本案调查所需要的信息,商务部通常在本公告规定的登记参加调查截止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向涉案的国外出口商或生产商、国内生产者和国内进口商发放调查问卷。登记参加调查的利害关系方也可以从相关网站下载《高粱反倾销案国外出口商或生产商调查问卷》、《高粱反倾销案国内生产者调查问卷》、《高粱反倾销案国内进口商调查问卷》等。

南方日报:这段时间,《人民的名义》成了街谈巷议的“爆款”,更创下国产电视剧收视纪录。在您看来,这部剧迅速走红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全剧的呈现效果符合您的期待吗?

备受关注的现象级电视剧《人民的名义》28日晚迎来大结局。编剧周梅森几乎每晚都守在电视机前一集不落地追剧,还会每天监控后台的收视率。该剧从刚开播的收视率1.5%,攀升到大结局破8%收官,创下了近年国产电视剧收视之最,让他始料未及,而最让他欣慰的是,收看人群中超过六成是“80后”“90后”。

谈创作▶▶遗憾最少的一部剧作

周梅森:首先,创作要真诚。老百姓都看到的东西,都知道的东西,你一定要面对。我觉得这部戏最大的成功就是面对了真相。此外,还要考虑反腐剧可能引发的副作用,所以我们拍的时候就很注意,没有把一些场面搞大,例如剧中大风厂的冲突,没有拍双方恶劣的举动,大火的呈现也有所控制。我也跟团队强调,这部戏涉及很多矛盾,镜头千万要谨慎注意,让观众感受到的不是黑暗,而是中央反腐的决心。

南方日报:有人认为,《人民的名义》走红以后,会迎来反腐剧繁荣的“春天”,您认为呢?

谈行业▶▶广东“剧本超市”来得及时

潘旋:的确,每个城市为了自己的城市形象宣传,都会制作各式各样的宣传片,这些宣传片大多由当地宣传部门、旅游部门或文化企业承担,表现手法以大而全为主,而且习惯性地聚焦在历史、国家政策、宏观文化等领域,内容设置也更倾向于关注本地发生的大事件、大变化、地域风貌等,而以小人物、小故事为叙述主题的现实题材作品却很少。

“一直以来,律师做法官的制度和实践有限,法官和法学专家之间的交流也不足”,最高法司法办相关负责人杜传金表示,这存在收入差异、法官相关保障不足等方面的原因,但制度建设也显不足。而《办法》的出台有助于改变这一现状。

阿冰一直不还钱。2017年,阿火一纸诉状将其诉至重庆某县法院,请求判令阿冰偿还借款本金10万元。

刘永好说:“不一定你做的机器人养猪就做得最好啊,因为你的机器人是做空调的,我们的机器人是养猪的,不太一样。”

杨子鹏并不清楚,“老表”的失踪是否给“莫毅志”带来了压力。

我也是这部剧的艺术总监,创作之初我就要求这部剧必须原创,既不能模仿或者抄袭我自己,更不能模仿别人,不要去搞那些桥段。无论是导演、演员、服装、化妆、摄影、美术等各方面,我都要求二度创作。例如演员,不是说我教你怎么演,而是要创造性地演,所以演员们都很入戏。例如吴刚演的达康书记,侯勇演的小官巨贪等,一大批表演艺术家演得都特别出彩,就连魏彩霞、孙连成这些小角色都被演活了。

南方日报:现在总说缺少好编剧,您认为是因为人才太少,还是编剧话语权太小?

中国传媒大学广播电视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付玉辉:移动互联网传播时代,所有在公共传播空间的传播主体均应承担应有的传播责任,而不能有所例外。在此过程中,社会化微传播平台所承担的责任尤其应引起重视并形成应有的管理流程,这是“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治理的应有之义。

或者是尖头单鞋。黑的白的不会错,有同色系更好了。

不过,对于“票房造假”的处罚程度,仍维持一审稿的设计,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

南方日报:您也提到,剧中很多角色都火了,例如达康书记、育良书记等。从编剧的角度来看,您自认为塑造的最成功的角色是哪个?

周梅森:肯定会有。但是什么时间出来还不确定。我会用丰厚的积累去创作,觉得它能够经得起读者和观众检验的时候我才拿出来。我不会去欺骗读者和观众。

南方日报:现在全剧播完了,有很多剧迷还打算“二刷”“三刷”。您作为编剧,有没有在剧中埋一些精心布置的细节而大家没有留意到的?引导一下大家回看的时候仔细琢磨。

而高育良,本来我是不想让他变坏的,后来想到了师生斗,也是写到中段才开始让这个人物变坏的。这部戏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后半部是人物活起来以后人物自身演出了自己的命运,最终的结局也是目前我觉得最合理的走向。人物活了以后,自身性格逻辑选择的结果,我想这也是好作品的一个标志。

周梅森:反腐剧不好写,也不好拍。如果说仅仅是拍一个案件故事,我觉得没什么大意义。我反复强调,《人民的名义》既不是反腐剧,也不是检察剧,我们要做的就是一部中国当代社会生活的全息图。要讲好一个大中国的故事,能把当代中国波澜壮阔的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准确地精彩地反映出来,是非常不容易的。

周梅森:从剧本的角度来看,我觉得有三个人物以后将来会留在影视画廊里。第一个人物是李达康,他是这个时代为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创造辉煌成就,书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党员干部形象;第二个人物是高育良,这个人物代表了很长一段历史时期里一部分干部的形象,是非常典型的双面人;第三个就是祁同伟,这个人物身上有当年路遥的《人生》中高加林的影子,也有《红与黑》里于连的影子,但他既不是高加林也不是于连。

南方日报:《人民的名义》会有续篇么?据说您正在写一部小说叫《天凉好个秋》,这部小说似乎跟《人民的名义》也有关联?

上周五,杭州市纪委副书记郎文荣做客杭州廉政网,通报今年以来杭州市纪检监察机关“打虎拍蝇”成绩单:1-10月,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立案1426件,通过执纪办案,共为国家和集体挽回直接经济损失5.15亿元。其中,今年查办“双规”案件33个。

《人民的名义》剧终时,大风厂和山水集团的官司都没有了结。《天凉好个秋》已经完成了十几万字,会依然以大风厂的故事为线索,但内容的重点会放在现在民众关注的金融领域腐败和国企腐败乱象。

在整个事件中,人们付出了太多的争论,倾注了太多的义愤,支付了太多的感情,但是恰恰忘记了,“对于事实问题的健全的判断是一切德行的真正基础”。也就是说,我们应该抛弃对道德大棒的依赖,抛开先入为主的价值判断,进行专业性、技术性的事实还原。在公共讨论中,首先要弄清楚事实是什么,如果事实没有弄清,就已经有了倾向性的价值判断,那只能是一种偏执。从这个意义上,一个社会舆论成熟的标志,就是情绪越来越少,而关注事实越来越多。

曾经的劳务输出大县,因为擀面皮畅销就业格局改变:许多外出打工者纷纷返乡创业,希望擀面皮能改变自己的生活。

为此,各地各部门大张旗鼓地开展了各种形式的扫黑除恶宣传,有力调动了人民群众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积极性、主动性。

郁慕明说,中华文化的根在于“家”,因为中华文化讲究尊老敬贤,家的凝聚力非常强。身着民族背心,带着泰雅族象征吉祥如意的图腾项链,台湾原住民泰雅族人吴廷宏今年首次来黄陵祭祖。在和思源林合影时,他带领同行的11位原住民一起合唱:“从前的时候是一家人,现在还是一家人,手牵着手,肩并着肩,团结起来,相亲相爱,因为我们都是一家人,永远都是一家人。”其他台湾青年也随即鼓掌合唱。

南方日报:有人说,这是“史上尺度最大”的国产电视剧。剧中的腐败官员不仅牵涉到副国级,甚至还呈现了信访、强拆群体事件这些“敏感地带”,您怎么看?

周梅森:从创作到播出,我们创作团队,最高检、广电局还有湖南卫视等部门、机构确实倾注了很多的心血。这部剧能播出来,说明党和国家很自信。我是从两个方面来看这个问题的:第一,剧中展现的这些问题经常在我们身边发生,一部表现当代中国生活的电视剧,能回避这种尖锐的问题吗?没有勇气就不要写不要拍。作为现实题材的作品必须把人民看到的感受到的,给一个解释、一个交代,所以片名叫人民的名义。第二,我写这些东西绝不是为了挑拨官民矛盾,我经常想“最大公约数”这个概念,这部作品能够出来就是观众期待、创作空间和创作尺度之间找到了一个最大公约数。

周梅森:整部剧的呈现效果我非常满意,这部剧在我的剧作中是遗憾最少的。我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喜欢看,特别是有那么多年轻人爱看。我分析了一下,原因大概有3个:第一是反腐剧不多,所以大家觉得非常新奇,表现出了一种题材饥渴症;第二个原因,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反腐深得民意民心,老百姓对反腐工作非常关注;第三个原因是这部剧品质很高,从编、导、演,每一块都下足功夫。

通报中还提到:对组织和参加在由私人住宅等改造而成的向特定对象提供餐饮、娱乐服务等具有私人会所性质的隐蔽场所吃请的党员干部,一经查实,坚决按照违规出入私人会所的纪律严肃处理。

南方日报:广东“剧本超市”近日成立,您认为此举会如何推动影视行业的发展?对广东剧本超市有什么期待和建议?

共享单车风靡一时,逐渐没落的自行车生产企业借势输血复活,而如今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8月底,为ofo提供车辆的上海凤凰发布公告称,公司与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签订了多份采购合同。经双方核对,截至起诉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6815.11万元,公司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谈尺度▶▶一直在找“最大公约数”

美国担心张宪义一家会被台湾特工或极端分子刺杀,所以把他们安置在弗吉尼亚州的安全屋中。此后一个月内,美国利用收集到的情报及张宪义证供,成功施压令台湾停止核武计划。外界相信,台湾只差一两年就能完成发展核弹。

周梅森:剧本是一剧之本,体现着内容产业的水平。剧本创作是当今文艺现状下亟待加强的一块短板。剧本的创作组织涉及到方方面面,比如题材的选择、编剧人才的培养、同一题材开发成电影、电视剧、舞台剧等不同品种。所以我认为,广东“剧本超市”的构建是非常及时的。

“根据我们的研究结果,到2020年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时,中等收入群体应该能占到全国总人口的一半,橄榄型社会结构将开始初步形成。”常兴华说。

人们不应该把教育的成果简单地看成像工厂一样机械的加工,也不能因为我们的学生人数多、学习成绩好,就说是“高考工厂”。如果是“工厂”,那我的每一个学生的价值取向都应该是一样的,每一个老师的行为都是一样的,但这可能吗?学生们的价值观是多元化的,兴趣爱好是不同的,填的志愿、选择的专业都是不同的,学生们不是机械的产品。

“一开始就是觉得好玩。”孟庆而回忆。2012年,她“无心插柳”地将《孟子·告子下》中的名篇《生于忧患》谱成了曲:“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这俩人不得了,逆境让他们更好……”

该人士表示,今年重点要研究编制创新改革,特别是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对相关改革的影响。

2015年赴俄阅兵前,仪仗队专门请专家教授给官兵讲解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增进对任务的理解;教队员学唱俄罗斯经典歌曲,让大家在威严中不失深情。当高唱《喀秋莎》旋律的中国三军仪仗队压轴出场时,全场顿时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禁不住称赞说:“在阅兵场上,中国军队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刻。”

王艳勇曾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此后历任任陆军第十三集团军三十九师司训队政治指导员、成都军区后勤部军交运输部修理器材处处长、成都军区装备部车船工化部副部长、成都军区装备部副部长、重庆警备区司令员、贵州省军区司令员等职。

配合省委巡视,徐州市委巡察组正在对新沂经济开发区、睢宁经济开发区实行交叉巡察。为提高巡视巡察综合效应,徐州主动加压,对10个县(市、区)全面开展板块轮动巡察,集中发现共性问题,研究制定标本兼治举措。

应中国革命而生,谋国家强盛而来,向民族复兴而去。

周梅森:这个要看什么人,优秀的编剧永远都有话语权。如果你是一个没有原创性又不具备商业价值的编剧,没有市场收视率和品牌效应,肯定会弱势,这很正常。我从做编剧以来从来没感觉自己是弱势的一方,从来没感觉编剧被欺负。现在编剧业内有一种不好的风气,抄袭我们先不说,所谓的桥段现在变成了很多编剧挂在嘴边的常用名词,这非常让人讨厌。现在总说好的编剧奇缺,我觉得加强剧本人才的培养非常重要。

南方日报:在《人民的名义》之前,您创作的《绝对权力》《至高利益》《国家公诉》等政治题材作品也引起过很大的轰动。对于现实主义作品尤其是反腐题材您有什么样的创作心得?

周梅森:有一处是大家不知道的,比如我起初的构想,李达康本来是要腐败掉的。后来写到一半的时候开了一个讨论会,会上被一位评论家很不客气地提意见说,像这种能干的干部让他腐败掉太可惜了,建议这个人物不要编成腐败。后来我接受了这个建议,所以前20集感觉达康书记像坏人。

海口市民王先生于2013至2014年也花了40多万元,从经销商处购买了不同年份的茅台白金酒。

身兼同名小说作者和编剧的周梅森,对这部反腐剧的整体呈现满意吗?在他的构思中,剧中那些走红的人物角色是否还有另一个结局?《人民的名义》是否还会有续集?该剧播完之际,南方日报记者独家采访了周梅森。

图说天下

    72小时排行

    整站最新

    图片新闻